《我不是药神》:中国抗癌药市场的残酷现状

原创2018-07-06

摄影:李秀芝

 

  这个世界没有药神,但是每个被死神追赶的生命,都值得被救赎。

  放映厅的灯亮起来,很多人脸上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擦干。这一幕发生在7月3日晚,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点映场,这部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的作品,原本是一部喜剧。

  如陈佩斯所说,“喜剧都有一个悲剧的内核”,《我不是药神》笑里含泪。

  徐峥饰演的程勇,原本只是个卖印度神油的,生意不好,生活更是一团糟,用一个时髦的词来概括,他就是一个Loser。一天,一个名叫吕受益的神秘男子,找到程勇,托他从印度代购一种药。吕受益是慢粒白血病患者,这是一种血液癌症,他要找的药是抗癌药“格列宁”。正版药“瑞士格列宁”在国内售价近4万元一瓶,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而印度仿制药的价格只有2000元。不过,印度格列宁在中国境内禁止销售。  

  答应吕受益的请求,就是走私药物,是犯罪。但程勇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他的动机并不伟大,因为他可以5000元的价格出售药物,获得丰厚的利润。但是随着他和白血病患者的深入接触,他意识到他贩卖的不仅是药,而是很多人生的希望。

  当警察开始查封“印度格列宁”后,一场关于救赎的拉锯战也在波涛暗涌中慢慢展开……

  从6月30日开始,《我不是药神》开启全国点映,截至7月4日,该部电影点映票房已达1.63亿元。电影还未正式上映,就已经收获了一致的好评。

  7月4日,《我不是药神》宣布,全国公映时间从7月06日8:00,直接提档到7月5日0:00。首日票房破3亿。

  这是一部能和观众产生共鸣的点映,击中了社会现实问题——看病难,用药贵,很多家庭因病返贫。

  令人感动的是,这部喜剧虽然有一个悲剧内核,但电影的基调并不晦暗,留给观影者的是希望。

  “我们的国家在进步,在正视并解决问题”,一位观众对《中国企业家》说。

  我们理解,观众所说的进步不仅在于,政府有勇气直面问题,让这样一部电影,通过审查,拿到“龙标”,获准上映。更在于政府已经开始着手解决问题。

  5月,进口抗癌药零关税政策正式实施,像“瑞士格列宁”这种药,今后不仅会实现更低的市场价格,其进口速度也会加快。

  这个世界没有药神,但是每个被死神追赶的生命,都值得被救赎。

  程勇和陆勇

  虽然电影开头特意强调了本片乃艺术创造,但人们还是很难不将它和2015年轰动全国的“陆勇案”联系在一起。

  公开资料显示,陆勇是一名白血病患者,在被“天价”抗癌药和相关治疗费用掏空家底后,他发现印度有一款仿制药和原研药的药效几乎相同,但价格便宜5倍。陆勇便开始服用此药,并先后帮数千病友代购。但因该药没有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陆勇以“销售假药罪”等罪名被捕。最终,在病友们联名写信求情后,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

  当然,相比于“陆勇案”,《我不是药神》做了较大改编:代购仿制药的主人公被设定成健康人程勇,迫于生计与数位病友及病友家属们组成了代购团体,他们包括教会牧师、迪厅舞者、杀猪场劳工等。这样使得人物形象更丰富,情感张力更强。

  不过,和“陆勇案”一样,《我不是药神》展示了一场在中国抗癌药市场的残酷现状下,关于法律、人情、利益的相互博弈。

  对于白血病,可能人们的感受并不深。它亦被称为“血癌”,是骨髓等处的造血干细胞发生变异后形成的一种恶性肿瘤。但提到癌症,则家喻户晓——如今的中国,已经成为癌症大国。

  最新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80.4万例,这意味着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每360人里就有一名新的癌症患者。除了发病率,中国的癌症死亡率也在呈上升态势。

  然而,与严峻的癌症患者情况并不匹配的是,中国的癌症治疗现状不尽人意。

  《南方都市报》曾报道,中国对于发现后的癌症治疗方法与发达国家差别不大,基本是以手术切除为主、化疗为辅,再配合基因疗法或单抗新药。无论手术切除、化疗、还是基因疗法,中国大医院的医生尤其是顶尖医生和发达国家差距不大。关键,在于药物。

  对于癌症治疗相关药物,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也有业内人士这样形容,“中国和美国之间差了好几个日本”。

  一方面,国际上抗癌新药(原研药)的研发频频取得突破。过去5年,全球总计上市了49种抗癌新药。但中国进展缓慢,直到近日才传出了好消息——多家媒体报道称,首个中国自主研发生产、面向结直肠癌患者的药物“呋喹替尼”已递交上市申请,被授予了“优先审评”资格。

  另一方面,中国进口抗癌新药的审批流程很长。即使患者能够等到进口抗癌新药在国内上市,经过层层关税和增值税后,正规途径的进口抗癌药已近乎天价。而且,中国大病医保有所缺失,癌症治疗自费程度很高,一旦有家庭成员患癌,就是倾全家之力来治疗,因病致贫的案例比比皆是。

警察追查代购案的幕后主使,一位患病老太太求情。摄影:李秀芝

警察追查代购案的幕后主使,一位患病老太太求情。

  中国新药现状如此,仿制药也不容乐观。同样是仿制药大国,中国人却要去印度买,因为即使都是仿制药,药效差异也很大。印度仿制药直接仿制原研药,但中国仿制药大部分是仿制已有的仿制药。

  印度仿制药发达,归功于印度政府实行了30多年专利强制许可制度,即可以忽略某些药品专利而强制进行仿制药生产。2009年印度新的专利法生效后,印度也有相对宽松的仿制药生产环境。比如,经美国FDA批准上市的药品,在印度上市时无需再做临床实验;只要印度制药厂能做出和在美国上市的药品同样的产品,经印度药物管理局测试认定两种产品成分一致后,药品就能在印度合法上市。

  因此,中国的癌症患者的治疗途径基本变成了“去美国买特效专利药和去印度买低廉仿制药”。

  令人意外的过审

  当徐峥宣布《我不是药神》过审的消息时,一度让众人诧异。

  该电影由阿里影业联合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即使是接近该电影宣发工作的阿里内部人士,仍对过审消息表示不敢相信。“居然过审了,我现在都特别惊讶”,该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说道。

  的确,这部电影不仅题材敏感,人物性格也十分犀利。

  在影片的开始,扮演神油店老板的徐峥因为父亲患病没钱医治,就以送香烟和礼品贿赂医务人员。影片开始不久,出现了患者聚众拉横幅抗议天价药的画面。在人物设定中,除了走私仿制药的徐峥,影片中还有一位高价卖假药的假院士。此外,该影片甚至包括了质疑医院治疗效果、打警察等桥段。

  关于制作团队是否在送审过程中遇到曲折,这不得而知。有一个细节是,这部电影改过名字,原来叫《中国药神》。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徐峥笑称,团队是希望通过不断改名来引起观众注意。吕受益的扮演者王传君则表示,“谦虚使人进步”。但谁知道,是不是有更深的意味呢。

  美国已有的同类题材过审上映对《我不是药神》也有帮助。2013年上映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影片成本只有550万美元,最终收获超过3000万美元票房。该片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主要讲述了罗恩·伍德鲁夫被诊断出感染上艾滋病毒之后,与病魔和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斗争的故事。

  最重要的是,影片的结尾,既体现了“法之上,有酌情”,也表明了“政府在行动”。影片黑白字幕里写道:此案引起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程勇获得减刑并提前释放。政府持续推动医疗体制改革,大批慢粒白血病人陆续得到有效救助。

程勇被判刑后,无数病友摘下口罩向其致敬并目送。摄影:李秀芝

程勇被判刑后,无数病友摘下口罩向其致敬并目送。

  受该部电影票房口碑双爆的利好刺激,参投《我不是药神》的上市公司近日股价表现良好。作为《我不是药神》的制作方,同时也是发行方,北京文化7月3日,7月4日连续两日股价连续涨停。7月5日,多次触及涨停,收盘涨8.93%,报14.52元/股。

  此外,除北京文化以外,唐德影视以及光线传媒旗下的猫眼文化所投资的欢喜传媒同样参与其中,阿里影业为联合出品。唐德影视在7月4日午盘后股价涨停,报13.79元/股,光线传媒上涨1.35%。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 最新公告